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市场看台
市场看台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市场看台

投资者涌入俄罗斯“抢”农田

文章来源:国际周刊   发表时间:2008-11-16
  俄罗斯广袤的农地是地球上最肥沃的良田,如果善加利用,不仅可以带来庞大利润、平抑国际粮食价格,甚至可以让俄罗斯在除了石油、天然气等资源之外,再添一枚提高自身国际影响力的砝码。但是自苏联解体以来,数千万公顷的俄罗斯良田被闲置荒芜。不过,目前一场农业“革命”正在悄然进行,打破了平静的农村生活,也冲击了至今还存在于俄罗斯的集体农场制度。
  荩位于俄罗斯和乌克兰边界的一座集体农场已被投资者购买
俄要重返农业强国地位
  俄罗斯农业部长阿列谢·戈尔德耶夫曾在罗马举行的粮食峰会上说:“俄罗斯经常被认为是世界军事强国,但其实,俄罗斯也是一个农业大国,这一点可能比其它任何身份都重要。

  俄罗斯在全球粮食供应中占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十九世纪,俄罗斯曾是世界上最大的粮食出口国。但后来由于农业投入不足、大量年轻人涌入城市导致农村人口骤减等原因,俄罗斯农业的发展裹足不前。现在,全球7%的耕地都属于俄罗斯,但是这些土地中的1/6
(约3500万公顷)都处于荒芜状态。相比之下,整个英国的可耕地面积只有600万公顷。除去被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和其它工业污染的部分,俄罗斯仍然还有数百万公顷的土地未被开垦,这些都可以开发成农业用地。
  世界银行俄罗斯局局长萨米尔·苏雷曼诺夫感叹地说:“世界上其它国家哪里还有这么丰富的土地资源呢? ”
  但事实上,俄罗斯的粮食产量非常小,平均每年每公顷只有1.85吨,而美国每公顷的产量达到了 6.36吨,加拿大也有 3.04吨。
  苏雷曼诺夫表示,如果俄罗斯能恢复世界粮食出口大国的地位,那将大大缓解粮食危机,降低粮食价格,也能减少世界饥饿人口。
  另外,如果俄罗斯能够大力提高农业生产能力,也能使其在国际社会中的重要性得到进一步提高,就好像近年来石油和天然气帮助俄罗斯大国地位得到复苏一样。
国际投资者洞悉商机
  这场变革的起因正是不断攀升的全球粮食价格,同时,俄罗斯正在进行的农业改革也开始允许外国人在其国内购买农田。两个因素加在一起,立即在俄罗斯农村掀起了一股土地抢购热。
  俄罗斯“三方对话”投资公司的首席分析师金斯米尔·邦德称:“这片土地的魅力就在于它实在是很大,你在其它任何地方都没办法买到这么多的地。 ”
  因此,购买和改造集体农场的生意就破天荒地开始成为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对冲基金管理人、俄罗斯本国寡头、以及瑞典的资产组合投资者,甚至还有一名白俄罗斯流亡贵族的后裔。
  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时期进行的农业改革把集体农场划给私人。很多把农场私有化的人最后都失败了,另外一部分土地则仍处于集体农场的体制下。新来的投资公司希望能打破集体农场的旧有模式,把大量土地投入生产,从而形成规模经济。
心理学家调动农民积极性
  俄罗斯农民在集体农场制下工作和生活数十年,农耕团队的思想根深蒂固。
  在投资者购买的农场中,经常可以看见农民的木屋,屋外堆着成垛的木柴,周围围着木篱笆,有人喝醉了,就直接倒在院子里的木屑中,伴着牛咀嚼干草的声音睡觉。在这样的乡村很难要求人们遵守职业道德,而这对农场工业化来说是个难题。于是,一些投资者便求助于心理学家,希望他们能打破乡村文化的壁垒,给村民灌输职业道德的概念。
  有投资者发现,调动俄罗斯农民工作积极性的最好方法并不是提高个人工资,因为这可能会适得其反,让人感觉不公平。但如果能够把握集体劳动的本质,以发放集体奖金等形式奖励团队,却非常有效。
害怕助长俄罗斯“气焰”
  虽然很多投资者正在不断涌入,他们的规模对于俄罗斯这个农业大国而言,却是微不足道的。
  黑土地、Razgulay农业集团和综合肉类加工企业巨头Cherkizovo都是大型的上市公司,也涉足购买和改革集体农场的业务。俄罗斯的许多企业寡头和地方精英人士也都买了地,但是他们的股份一般是不能随意专卖的。
  现在西方投资者也开始介入,但这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近来,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因为南奥塞梯问题爆发军事冲突,俄罗斯和欧盟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十分微妙。但即使在那之前,国外投资者要涉足俄罗斯的农业也是困难重重。俄政府规定,农产生意跟大多数大宗物资一样,必须有俄罗斯人参与。这令某些欧洲投资者犹豫。
  此外,俄罗斯最近在外交及军事上的强硬表现也让他们不禁担心,一旦俄罗斯成为粮食供应大国,可能助长它的综合国力和“气焰”,对欧盟造成威胁。这样的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国有化风险难阻投资热
  俄罗斯有些官员称,近年来农业私有化进程有走得太快太远的嫌疑,他们认为农业应该收归国有,成立苏联时代的农贸公司,取代现在的独立管理机构。虽然这种意见尚不成熟,俄罗斯当局也还没有认真加以考虑,但已经足够让一些投资者开始担忧。
  一旦国家垄断农产品贸易,那它就可以限制农产品出口,控制国内农产品的价格。这样做可以保护低收入消费者的利益,但同时也会打消投资者对农业投资的积极性。
  但是很显然,这样的风险不是投资者考虑的首要因素,因为据“三方对话”投资公司观察,俄罗斯的土地价格在过去两年内几乎翻了一倍。邦德表示,2006年每公顷的平均价格是570美元,现在已经涨到1000美元了。
  奥尔洛夫的经营模式也传播得十分迅速,到2008年,已有大约14%的俄国耕地进行整合强化。奥罗夫表示,光凭着庞大的规模,未来10到15年内,俄罗斯就会成为世界农业的主导力量。
卖地后农民感觉被剥削
  俄罗斯目前的耕地抢购热潮没招来政府的强力干预,但却已经引起了部分农民的怨恨。
  举例来说,黑土地农业公司当初够买“黎明集体农场”时,所出的价格是每公顷100美元,但是3年后,公司股价上升,这些土地的价格已经涨到1100美元每公顷。
  奥尔洛夫表示,经营管理人才和基建投资等因素都增加了公司的市场价值。但当初卖地的农民中,依然有人认为自己是改革的受害者,称自己受到了“剥削”。
  其中一位卖地者说:“卖地得到的那些钱,只够我买了一条新裤子。 ”
白俄贵族后裔行动最快
  最先看到俄罗斯农村的经济潜力的是全球最大的私募基金之一凯雷集团的莫斯科办事处前主任米歇尔·奥尔洛夫,他也是白俄罗斯贵族的后裔。
  2004年,奥尔洛夫前往阿根廷考察,看到当地很多大地主没有政府补贴照样赚钱,因此他希望能在俄罗斯“拷贝”这样的模式,借用现代的金融理念来管理农业产业。
  奥尔洛夫说: “在莫斯科,人们曾经把我投资农场的行为看成是疯狂的举动。但是现在,他们羡慕我还来不及。”
  奥尔洛夫经营农场的理念是,不能把集体农场分割成小块土地,而是要加强管理,使之实现工业化运作,形成规模经济的效益。使用全球农机巨头美国迪尔公司生产的农耕机械,聘请受过西方专业训练的农学家,他的农场产量几乎翻了一番。去年,他的黑土地农业公司实现了每公顷3.3吨的年产量,据悉,今年的收成更好,有望达到
4.4吨每公顷。

上海服务贸易网 商务部 上海市商务委员会 上海-黄浦 上海-浦东 上海-静安 上海-徐汇 上海-长宁 北京市商务委员会 南京市商务局 宁波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 苏州市商务局 绍兴市商务局 湖州商务网 嘉兴市商务局 舟山市商务局 天津商务 重庆商委 中国浙江服务贸易网 南京服务外包网 宁波市服务外包协会 香港贸发局 台北世界贸易中心 中东欧博览会 深圳市服务贸易协会 上海东浩兰生国际服务贸易(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外服 人才绿洲网 上海国际招标有限公司 商派 上海博邦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 鸿方知识产权事务所-HongFangLaw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