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疫情影响服务贸易发展路径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表时间:2020-09-08

  传统转口贸易可分为再出口贸易和单据处理贸易两种。数字化的货物贸易增值服务、金融服务,货物保险、汇算结算、物流服务等第三方服务,既节约成本又提高效率,成为转口贸易的主要实现方式。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改变了原有的经济结构和增长方式,使得消费市场结构、服务贸易结构、区域贸易合作伙伴出现了趋势性变化。

  在消费市场结构方面,今年1月份至6月份,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超过17万亿元,同比下降11.4%,但网上零售额超过5万亿元,增长7.3%,占零售总额比重超过25%。

  在服务贸易结构方面,1月份至5月份,我国服务贸易进出口呈现出结构性变化。一是逆差下降44.9%至3500.5亿元,同比减少2851.5亿元;二是知识密集型服务出口8095.5亿元,占服务进出口比重达43.3%。

  在区域贸易合作伙伴方面,1月份至6月份我国贸易伙伴排序发生了变化,东盟排名第一,欧盟排名第二,美国排名第三。

  面对这样的形势,服务贸易怎样选择合理的发展路径?当下应优先解决哪些问题?笔者认为,综合起来,在商业存在、跨境支付、境外消费等方面,至少有以下4个领域会发生重大改变。

  第一,转口贸易加强了单据处理贸易第三方服务,弱化了再出口贸易。

  传统转口贸易可分为再出口贸易和单据处理贸易两种。当前,数字技术广泛应用于跨境电商特别是B2B领域,严重冲击了再出口贸易,其中再加工环节一般放在出口方和进口方两端完成。数字化的货物贸易增值服务、金融服务,货物保险、汇算结算、物流服务等第三方服务,既节约成本又提高效率,成为转口贸易的主要实现方式。仅此一项将会产生数万亿元的交易额。

  第二,构建制造业服务数字平台,加快工业互联网落地运营。

  数字平台具备强大的服务功能,主要体现在节约成本和提高效率方面,包括起步较晚的信息撮合、技术赋能,其中交易结算、物流配送平台规模最大。许多智库和专家预测,今年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将达到近万亿元。目前,依托数字平台,主要培育产业应用场景,重点打通消费与生产、供应与制造、产品与服务间的数据流和产品流。在跨境电商领域,允许通过相关技术手段将海关监管范围扩展到经认定的国内仓、集货仓,同时构建系统、智能的物流服务体系、产品溯源体系,使产业制造和对外贸易一体化高度链接并融合发展。

  第三,服务业投资面向服务全产业链,并以提升居民消费水平为宗旨。

  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绝不是回到闭关锁国的老路。城市新基建应以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建设人流、物流、信息流多流集成、高效畅通的智慧城市为重点。具体投资项目要补齐全产业链链条,比如学习亚马逊模式,让电商成长为不分国内国际、进口出口、批发零售的完整服务产业链。在城市以社区为平台,社区需要就是投资重点,比如投资中央厨房,以解决职工家庭餐饮便利问题;又如建立家政护理中心,以解决千家万户尤其是老年人医疗护理问题。有效提升居民消费水平,仅仅依靠财政投入是不够的,只有让居民切身体验到生活质量提高了,才能撬动居民将高储蓄更好转化为实际消费。这样才是服务业投资和消费的良性循环。

  第四,消费互联网下一个“风口”是无接触经济。

  统计表明,2019年中国第三产业占GDP的53.9%,美国这个比例远高于我国,消费互联网还有足够大的利润空间。线下体验、线上交易是消费互联网商业模式的精髓所在。疫情发生后,无接触经济迎来快速发展,如线上医疗、线上教育、线上展览、线上办公、线上娱乐,等等。网上旅游与网上零售不同,它恰恰是线上体验、线下交易,比如商家可以设计更多VR、AR、MR场景体验,将世界文化遗产、自然遗产以及消费品通过网络让消费者先行体验,由此还可以带动娱乐、游戏等产业发展。

  (作者系中国服务贸易协会首席专家、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原副会长 张伟)